新闻资讯

赛事多如牛毛,选手容颜易老,看电竞有哪些没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1 04:03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每每关于电竞的政策举动总是能吸引舆论的关注。

2003年11月,电竞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为第99项正式体育竞赛项,

2016年9月,电子竞技与管理专业被中国教育部列入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新增专业增补名录,多家职业院校高校开设了电竞专业。

2018年8月,中国队在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表演赛中战胜韩国队,获得第一个亚运会电竞项目冠军。

2019年4月,电子竞技员和电子竞技运营师获得人社部等新职业设定。

不可否认,电竞行业仍然处于高速上升期。伽马数据发布的《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(赛事篇)》数据显示,在过去三年,中国电竞用户增长率保持在20%以上,2018年可能达到4.3亿人。2018年电竞市场规模有望突破880亿元,两年内预计净增350亿元。相比之下,与电竞关系密切游戏行业却已经陷入了增速明显减缓的态势,伽马数据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8年游戏市场规模仅同比增长5.3%。就算扣除版号政策的影响,但游戏行业的人口红利在2018年见顶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电竞产业的高速发展使得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电竞的发展前景、产业完善、资本变现以及造星效应上,进而掩盖了很多细节问题,现在随着电竞得到多方面认可而日益正规化,电竞行业的问题已经到了需要全面正视的时候了。

赛事难Hold

商业化的赛事多由V社或者拳头社等游戏厂商包办,商业的逐利性让赛事很难Hold住。

l 赛事不稳定

越来越多的游戏企业看到了电竞行业中的好处,都不愿将这块肥肉从自己的嘴里吐出来,将自己的游戏项目打造成赛事进行捆绑发展,赛事办好了能自我造血还好说,能够长期运营。赛事办不好,或许一届就凉凉。

而由双方和多方举办的电竞赛事更是容易出意外,厂商对电竞行业的战略布局各有侧重,企业战略的转变影响在电竞方面的投入会直接宣判赛事的死刑。有媒体报道,微软和动视暴雪2013年时宣布在全球范围内举办一次32个团队的竞技赛,并提供100万美元的奖金。然而到了2015年,公众却等来了动视暴雪组建电子竞技事业部门和4600万美元买下美国当时最大电竞联盟MLG的消息。

有多少赛事名存实亡,虎头蛇尾或者没超过三届的,实在很难统计。

l 游戏不稳定

电竞游戏是需要人气和热度支撑的,人气不足、游戏寿命终结、热度持续时间太短,三条中只要占了一条,电竞赛事就会如飞逝的流星一样随夜空而去,甚至干脆不会得到资方关注。

这两年大火的非对称射击游戏类型火爆,带火了非对称竞技游戏的同时,吸引了一众主播和MCN领域关注,赛事也不例外。从《H1Z1》、《绝地求生》、《堡垒之夜》到新贵《Apex》,纷纷涉足电竞赛事,尤其是上线仅一季的《Apex》,AG俱乐部的Apex战队已经成立了,国外直播平台Twitch举办了首届《Apex》电竞比赛,知名主播Ninja与他的队友赢得了冠军。顺带一提,Ninja是已经拿了《H1Z1》、《绝地求生》、《堡垒之夜》、《Apex》这四款热门吃鸡网游的首届官方赛事的冠军。

但同时要说的是,仅仅两年时光,作为吃鸡类游戏火爆先驱的《H1Z1》,其职业联赛却已经在2018年年底停办,即便有Facebook这样的金主签下了《H1Z1》职业联赛的独家转播权,但比赛首日的观众数量最高也就只有7900人,观众早已对《H1Z1》失去了兴趣。

l 商业不稳定

没有稳定的赛事和项目,加上厂商赞助的奖金和转播权收入年年都存在变数,电竞生态就很难有个能Hold住的状态,

厂商的奖金和自身的业务战略有关系。WCG作为历史最悠久的电竞赛事,从2001年首尔开始终结于2013年的昆山,就是因为主赞助商三星的业务生态发生变化。

2000年—2006年,韩元贬值和三星等离子显示屏产品发展迅猛,WCG处在黄金时期。2006年后,韩元走强,三星Galaxy系列手机逐渐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,WCG便逐步没落。

与WCG没落同时发生的,还有《星际争霸》项目的没落,2009年,暴雪涉足韩国电竞界,并与韩国电竞协会KeSPA之间因为赛事转播权的大蛋糕而不合。最终的结果是,十二家韩国电竞俱乐部和KeSPA抵制了由暴雪主导的星际联赛,《星际争霸》项目的前景受到了致命打击。

在商言商,利益面前无小事。目前的电竞毕竟是彻底的商业行为,即便是进了亚运会也是表演赛,竞技分量太清。国际奥委会对很多流行的暴力电竞游戏也不待见,里约奥运会后的电竞奥运会也没什么实际影响力,多方影响下,赛事很难Hold住啊!

容颜易老

清代袁枚有诗云: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相比之下,电竞选手就更悲催了,大学毕业生的风华正茂,扔到电竞堆里那叫高龄。

l 光速黄金期

撒贝宁主持过一档《放学别走》的青少年脱口秀节目,其中一期嘉宾是一位获得过某项赛事冠军的电竞选手。别看这位高姓还在上中学,身上就已经有若干电竞冠军的

高姓选手坦言,电竞选手的黄金时期仅有16岁到20岁的4年时间,过了了这个年龄后,身体协调和反应速度将会明显下降。当然,光速黄金期换来的当然也是高回报。高姓选手透露,如果获得冠军,一场比赛下来会有六七十万的回报,而越年轻,冠军的概率就会越大。

说实话,不是谁都能如iG战队的BurNIng(徐志雷)一样,在而立之年还能站在DAC的赛场上举起冠军奖杯。也不是谁都能像瑞典的Silver Snipers战队一样,能以七旬高龄征战《CS:GO》的赛场。

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在不经意间就会错过,要在短短的几年中找到自己擅长的项目、形成自己的战术风格、交出漂亮的成绩和获得高人气的选手,每一个人的故事都可以称为奇迹和人生赢家。

选手可以通过科学的训练保持和延长自己的竞技状态,但在岁月面前,无人可以逃避。

l 转型不可避

电竞选手高光时刻太短暂了,高流动性带来的人员更新换代也太过迅速,转型期也比别的职业运动员来的更早一些。

北欧地区出过很多知名电竞选手,但是得益于高福利政策,选手退役之后可以总体保证生活无忧和人生转型。但在国内,机制的不完善令很多运动员在退役之后处境悲惨,而电竞选手在褪去了选手光环后逐渐泯然众人矣。

ID为Rocketboy的孟阳在电竞比赛中拿到了百万元奖金后令母亲过上了稳定的生活,人皇SKY李晓峰创办了电竞外设企业钛度科技,MISS在离开赛场后成功转型为知名解说和节目主持人……这些选手的幸运是如此相似,但没落的选手却各有各的不幸。

日前由日本媒体报道,2005年WCG《生或死终极版》冠军戌亥知行,因行窃遭到逮捕,而最近三年他至少有100次前科。

日本不是电竞大国,由于游戏厂商促销奖金不得超过10万元的政策限制,鲜有人投身电竞。相比他们,中国的电竞选手还是幸福的,转型做教练、俱乐部内部消化做赛事运营、直播平台、节目主持、淘宝小店等变现渠道还是令选手们多了不少选择。

l 正规军来袭

高校推出电竞专业,一度受到市场和舆论关注,除了将电竞教学训练正规化外,考虑到电竞的黄金期不长,一般教育采用两年的学制,这种培养模式下出来的属于正规军。

如今距离首批职业院校开设电竞相关专业已经过去了两年,但是目前并没有相关消息指出,有那位选手在什么项目上崭露头角。电竞赛场,更多的还是职业俱乐部等第三方机构选拔培养选手的舞台。

但电竞人才不局限于高风险的选手,包括此次入围新职业的电子竞技运营师在内,电竞行业的就业缺口一样很大。腾讯电竞统计数据显示,电竞行业现有从业者5万人,岗位空缺超过20万。

从人社部的职业描述来看,电子竞技运营师需要有方案策划、市场营销、品牌推广、商业合作、资源整合、影视后期制作等多种技能,参考目前的商业运作方式,这个职位会衍生出更多细分岗位,或许还要加上营养师、复健等新需求,完全的公司市场化运作。

当前电竞专业不论从师资还是课程来说,不仅仅瞄准赛场,也着眼于培养电竞组织和机构的从业者,就业范围理论上不会太窄,但限于目前的不成熟,所以只能说理论上。

回顾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,电竞走到今天真不容易,一代代人努力才换来了社会认同。可当电竞发展的一切都顺风顺水时,人们往往容易被表面繁荣所迷惑,而当眼下这样,逐渐走上正规时,问题反而暴露的越来越多。

这也是正常的,谁还没从不懂事走向成熟的时候呢?眼下的电竞仍然还是未成年。